wdz⅞

DreamNotFound,但我們是咒術師 下

*繁體字注意

*如題,咒迴paro

*微量Karlnap注意

*上、中篇請走主頁

 

 

Enjoy :D

──────

𝙹 ||𝙹!”

“放肆!”

 

巨龍紫色的雙眼發出危險的亮光,張開血盆大口,想要直接結束這場鬧劇,一口把兩人吞掉。

“你想都別想!”George立刻朝著祂的雙眼發射三支箭矢,金色的箭矢即使在虛空中仍熠熠生輝,像是畫筆一樣在空中劃出漂亮的線條。

 

𝙹──”

“噢噢啊──”

 

巨龍摀住雙眼,雖然George的攻擊對祂並沒有甚麼影響,但是箭矢插入眼珠的刺激仍為他們兩人製造喘 § 息的時間。

“Dream......撐著點......我感覺到了,Karl就快到了......”George搭著意識逐漸模糊的Dream的肩膀,呢喃安慰他又像是安慰自己似的話語。他也快撐不下去了,巨龍造成的傷害像是烈火一樣,灼燒著身體每一處。這隻特級咒靈其實只需要用龍爪輕輕一捏就可以把他們除掉了,只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變 § 態、喜愛玩 § 弄人類的慾 § 望罷了,他們只能祈禱,祈禱Karl趕到廢棄大樓外了。

 

或許是上天聽到了George的祈求,兩人身邊無盡的黑暗突然宛如沙子般被吹散,逐漸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寂靜又溫暖的白。

“這是......!寂白之間!”George抬起頭,想尋找這純白領域展開的主人。

“噠──”眼前突然出現熟悉的身影,身穿黑色咒術師服裝的人緩緩的落在兩人面前。

“唉呀唉呀,不是跟你們說要早點祓除牠嗎?現在都孵化了可就沒那麼好處理了啊。”Karl看了一眼兩人的傷勢後,轉身面對巨龍。

聽了這話,George的感動忽然被澆滅,忍下心中對眼前這吊兒郎當傢伙的怨氣,只是靜靜的看接下來發生的事。

 

因為George清楚Karl有多強。

 

“喂,就是你這傢伙傷了我可愛的學生們吧?”Karl灰綠色的雙眼對上巨龍憤怒的眼睛,不以為意的說。

祂因為自己的領域被打破,又因為Karl的領域“寂白之間”而被迫接收大量來自各個時光的資訊,呆滯了幾秒,又立刻轉為憤怒。

 

ꖎ𝙹𝙹ꖌ  ||𝙹  !¡𝙹⎓⚍。”

“你看起來好像滿強的嘛。”

 

∷∷𝙹 ̣  !¡𝙹リ。”

“狂妄的人啊。”

 

巨龍鼻子呼出一口氣,像Karl伸出龍爪。

就在龍爪碰到他的那一刻,Karl露出微笑,輕聲說:

時‧光‧溯‧回

 

眼前爆出閃亮刺眼的紫光,George抬起手臂遮擋視線。

等到再次看清,稍早如夢魘般的巨龍已經不見了,純白的領域也消失了,只留下Karl與一顆深紫色橢圓球體在普通的廢棄大樓裡。

那就是事情的開端,那顆“蛋”。

 

Karl面帶微笑地走向那顆“蛋”,毫無猶豫的將它一腳踩碎。

“看吧?這任務不是很簡單嗎?我以為交給你們沒問題呢。”Karl回頭望向身負重傷的兩人,臉上帶著戲謔的表情說。

“我們忙著處理其他雜碎咒靈啊,你這傢伙!而且如果這麼簡單,你來處理就──”話還沒說完,George意識模糊的昏了過去。

Karl輕笑了一聲,打開大樓的門,呼喊在外面等候的Sapnap,兩人分別抱著兩位意識不清醒的傷患,緩慢步向Quackity的黑色轎車

 

 

在咒術高專的醫護室裡,兩位高三咒術師躺在病床上,身上多處纏繞著繃帶。

 

“You two are literally mufffinhead.”咒術高專所屬醫師Badboyhalo嘆了口氣,無奈地說。

“你們真是太亂來了,這幾天別想亂跑,好好在這裡休息!”Bad再次檢查兩人的傷勢後,起身離開了醫護室。

 

窗外的鳥生氣蓬勃的啾啾叫著,在樹間自由地穿梭。

“Dream?”躺在病床上的George用顫抖的嗓音詢問隔壁的病友,想知道他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在Bad訓話時裝睡,身體的疼痛讓他無法起身查看好友的狀況。

“George?咳咳──”Dream沙啞的嗓音迴盪在醫護室。在Bad的治療下,Dream的喉嚨恢復得很快。

“噢,天啊,你還是別說話了”能再次聽到Dream的聲音讓George鬆了一口氣。

“你這個笨蛋......到底為甚麼要跑回來救我?你和Sapnap一起走就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了啊。”George勉強的抬起右手擋住窗外透進來的陽光,輕聲的責備在另一張床的傷患。

鳥鳴依舊,George並沒有聽到另外一個人的回答。

 

“George.”過了許久,如砂紙磨過的嗓音才開口。

“玫瑰。”語畢,Dream在病床上微笑著。

 

“甚麼?我可沒聽你說過這個詞,甚麼意思?”

Dream沒有回答,不同於平常像燒開水一樣的笑聲,他只是輕輕笑著,如春天的風鈴,在醫護室迴盪著。

很溫柔。

“紅玫瑰。”

Fin.

 

 

 

 

小番外,又名小熊貓終於不是Thirdwheel了

 

在咒術高專三年級的教室裡,Sapnap看著隔壁兩個空著的座位,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這兩個傢伙,居然丟下我在這裡!他們甚麼時候會康復啊──”他懶散得趴在桌子上,哀怨的大叫。

Karl打開教室門,悠閒地走進來。

走到Sapnap的桌子前,他撇了一眼旁邊的空座位,彎下腰看著眼前無精打采的人。

“喲──看來他們兩人一段時間都不會在這,Huh?”Sapnap緩緩將頭抬起,迎向Karl的目光。

“Sapnap同學,不如我們趁這個機會,來個愉快的一對一教學吧。”

Sapnap這才看清Karl清澈的灰綠色眼睛。

或許那就是青春的顏色吧。

 

 

總算發完了嗚嗚,沒幾次發文經驗就遇到一直不過審TT

謝謝你耐心地看完,不嫌棄的話留下紅心藍手評論再走吧<3

接下來想寫小王子設定!要dweam還是gogy是小王子呢

DreamNotFound,但我們是咒術師 中

*繁體字注意

*如題,咒迴paro

*上篇請走主頁

 

 

Enjoy :D

──────

“AHHHH──

“你以為這招只有你會嗎?”

領域展開──

 

“Sapnap!”George睜開雙眼,急忙大喊著聲音主人的姓名,雖然置身在虛空之中,無法看見對方,但他深切的感受到Sapnap的存在。

“不要白費力氣了!要比領域展開,你是比不過祂的!就算是我也能感覺得出來,祂的咒力遠比我們強大太多了!”George絕望的對著虛空大喊,“這是場沒有勝算的比拚。”

 

“......”

“烈‧焰‧炙‧獄‧地”

隨著聲音傳來,眼前的漆黑忽然出現一小撮的火焰,George眨了眨眼睛,確認自己並沒有看錯。

火焰逐漸擴散開來,形成一個球狀的空間,而站在烈火之中的,是頭上綁著白色緞帶的身影。

Sapnap兩手的五根手指指間相互抵觸著,中間形成一個宛如三角形的空間。

他聚精會神的操縱著咒力,一道鼻血順著人中、沿著嘴角流下。

 

“我可沒說我要和祂比啊──”Sapnap吃力維持姿勢,喘著氣說道。

“快逃......哈......我很勉強才維持住這個領域......想辦法到我這邊來,我在祂的領域邊緣開了一個洞......可以到外面......”彷彿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說話,Sapnap閉上眼睛集中精神,身邊的烈火照亮他的臉龐,幾顆晶瑩剔透的汗珠從髮間流下。

 

已經領會Sapnap意思的George試著朝他的方向移動。

忽然一股強勁的力道擊中George的肚子,他的視線逐漸模糊──

 

“蘑菇湯!”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一抹金黃色。

“Dream......?”George發出疼痛的呻 § 吟,努力睜開眼睛看清,身旁比自己高了將近一顆頭的Dream扶著他的腰。

兩人一跛一跛的在虛無黑暗的空間移動著,顯然Dream也被剛才的攻擊擊中了。

 

彷彿踩著無形的階梯,像是用走的又像是滑行似的,他們逐漸接近Sapnap。

 

“||𝙹 ||  ̣ ⍑╎ꖌ ||𝙹 ᓵᔑリ ᒷᔑ?”

“你們以為這樣就能離開了嗎?”

 

“リ𝙹 ||。”

“想都別想。”

 

四面八方傳來隆隆巨響,無盡的底部伸出一隻龍爪抓住George的左腳踝,巨大的力量將他往下拽,使他沒入更深層的虛空。

突如其來的力量令George全身顫 § 抖,鼻樑上的眼鏡就像沒跟上George飛快下墜的速度般,從他的臉上滑了出去。

George低頭看了一眼抓著自己腳踝的龍爪。

Well,現在我沒了眼鏡卻還能看到咒靈,Karl是怎麼說的?一般人是看不到咒靈的,除非是特殊狀況或是瀕死之時。George暗忖著現在的狀況究竟是何者。

大概是後者吧。

 

“該死的!”

“你們兩個快走!去找Karl求救,不要管我!”George急速下墜,耳邊的風聲不斷。

“可惡......沒辦法了嗎......Dream!我們快──”Sapnap話還沒說完,原本正踏入他的領域的Dream已往George的方向奔去。

“三叉戟!”他回頭望了一眼Sapnap大喊著。

“你這傢伙......”他早該猜到的,Dream這個笨蛋一定會去救George,他說甚麼也不可能會丟下George的。

“你們兩個,給我活下來啊!”說完,Sapnap消失於黑暗之中──他已經到外面的世界了,他知道,只有去找Karl才是拯救他們三人的方法。

 

 

這種面向下方奔跑的感覺真的很奇怪。Dream已經看不到George的身影了,腳卻從未停下,不斷的向下跑著。

 

被拖入深淵的George正思考著這一生有甚麼心願是未完成的,突然看見Dream從上而下奔來。

“Dream?!你在做甚麼?!快走啊!IDIOT!”他慌張的大叫。

 

忽然,另一隻漆黑的龍爪伸出,將Dream整個人包 § 裹住。

 

“||𝙹  ̣   ̣ 𝙹   ̣ 𝙹 ̣ ∷?̣ ᒷᓭ ̣ 。”

“這是想殉情嗎?真有意思。”

 

ᔑᓭ ||𝙹 。”

“如你所願。”

 

George感覺到自己的左腳踝受到巨大的壓力,喀拉──他的腳踝碎了。

龍爪緊抓他的身體,緊緊捏住,使他的雙臂毫無伸展空間,左手握著的弩也對現況也毫無幫助。

肺部的空氣全部被抽出,不斷的被壓縮......無法呼吸......只能發出無意義的怪聲垂死掙扎......

 

“放開George!”

Dream同樣也被龍爪緊抓著,用全身唯一能活動的手指從口袋掏出印有符文的刀片,手指發力狠狠刺入龍爪,奮力擠出最後一口氣大聲喊出。

話一說出口,彷彿有萬刃劃傷Dream的喉嚨,血不斷地湧出,他大聲的咳嗽,咳出前所未有的血量,隨後喉嚨有彷彿像著火般,灼燒著Dream的喉嚨。

 

抓著George的龍爪像是受到隱形的推力,劇烈的晃動,隨即張開。

得到喘 § 息的片刻,George立刻抓緊機會,將弩快速上弦,往抓住Dream龍爪的方向射出。

 

“∷𝙹∷!”

“吼啊啊!”

 

巨龍疼痛的叫喊著,鬆開了爪子,Dream落到George的身邊。

“咳咳咳!”Dream四肢朝地,鮮血不停地從口中流出。

“DREAM!你這個笨蛋!為甚麼要在別人的領域裡使用咒言!”George強忍著身體的疼痛,擔心的察看Dream的傷勢。

Dream滿臉痛苦得抬起頭來,嘴裡不停流出鮮血,一邊做出“蘑菇湯”的嘴型,即使自己陷入險況也不忘關心George。

 

tbc.


我太難了,原本想一發完的文硬生生斷成三段TT

DreamNotFound,但我們是咒術師 上

*繁體字注意

*如題,咒迴paro

*雖然是DNF,打鬥的場面好像比較多呢



Enjoy :D

──────

George拿起棒球棒對著眼前草綠色、似果凍的巨大不明物體猛烈一揮,淺綠色的液體噴濺在地上,也噴濺到了George的白色圓框眼鏡上。

 

“嘖。”

 

George拿下眼鏡,嫌棄的看著倒臥在地上的四級咒靈,一邊用衣服擦拭被弄髒的眼鏡。

 

“George──Behind you!!”一旁的Sapnap忽然大喊著,George急忙戴上眼鏡後轉身,左手握緊還沾有綠色黏液的球棒。

眼前像是巨大黑色蜘蛛的生物伸出前端的一隻手,如狂風般呼掃而過George的臉龐,剛擦好的眼鏡被一把拍到地上,眼睛下方的臉蛋也被怪物手上細小的倒刺劃傷,細長的傷口逐漸滲出血。

 

George急忙舉起雙臂護住頭部,向後一躍,拉開與這個估計為二級咒靈的距離。

“嘶嘶......嘶嘶......”

失去了附有咒力的眼鏡,完全看不到剛剛襲擊自己的敵人,耳邊咒靈的聲音卻逐漸逼近。

 

“Sapnap──I'm gonna die──”George有些自嘲的向Sapnap求救,一邊依循著咒靈發出的聲音揮棒。雖然看不到,球棒傳來扎實的觸感仍令George莞爾。

心想已擊倒咒靈,George蹲下身來,決定先在地上尋找自己的眼鏡才祓除咒靈。

“George,你好歹也有一級術師的實力,不要老是說自己要死了啊。”Sapnap祓除自己身邊的咒靈後,轉頭看了一眼遠處蹲在地上的George。

 

“蛤──但你也知道我的證件上可是四級啊,他們居然派我區區一個四級咒術師和你們一起出來,可見咒術界多缺人啊──”

“Shut up,你明明也知道都是上面那些守舊派的老傢伙不看好你──”Sapnap回著George自損的話語,又再次望向他。

 

蹲在地上顯得有些嬌小的George依然在尋找眼鏡,卻沒注意到身後的大型蜘蛛又重新爬起來,迅速的爬向他。

“嘶嘶......嘶嘶......嘶!!”咒靈一躍而上,張開足以一口咬掉George腦袋的大口。

 

“GEORGE!!WATCH OUT!!”

 

George還來不及轉頭,一個金黃色的身影迅速從他身邊經過。

那個人拉下領子上的拉鍊,露出白皙的脖子及臉龐,脖子上的青筋若隱若現,嘴巴旁邊印有某種黑色的符文。

綠色的瞳孔盯著咒靈,他張開嘴巴,露出同樣印有相同符文的舌頭──

 

“爆炸吧。”

 

眼前的巨型蜘蛛咒靈迅速膨脹,每一節身體都脹開來,表面的皮層出現撕裂的痕跡,隨後──

“碰!”

咒靈就在三人面前炸裂,祂體內的深紫色液體噴濺在房間的每個角落。

當然,也包括了兩名咒術師及一名咒言師身上。

 

“Dream!What's your problem?!現在我們身上都沾滿了黏呼呼的惡心蜘蛛體液了!IDIOT!”

Dream聽了George的抱怨後並沒有說甚麼,只是自顧自的笑得像個燒開水的水壺一樣。

“嘿!他救了你,結果你只是在抱怨我們身上都黏了不知名的鬼液體?”

“Fine,我很感激他救了我,但那個笨蛋明明就可以說〝壓扁吧〞〝飛走吧〞之類的話!根本就是在害我們變這樣!”

“你說得對,Dream!”

 

在一旁的開水壺已經燒完了,Dream將領子前的拉鍊拉起,遮住嘴上的符文後,撿起地上的白色圓框眼鏡,單膝跪在地上,為跌坐在地上的George戴上眼鏡,順便擦掉他臉上傷口滲出的血液。

“鵝卵石,蘑菇湯?”Dream伸出右手詢問George。

“我很好,你這個笨蛋。”George把左手搭上Dream的手,藉著力把自己從地上拉起。

“祓除完詛咒了,我們回去吧。”

“黏土!”

 

 

三位年輕的學生坐在教室中央,他們身穿暗紫色甚至有點接近黑色的制服,上面有漩渦圖案的鈕扣映著燈光閃閃發亮著。

空曠的教室,只有他們三個的座位。

這裡是咒術高專,畢竟咒術師在眾人中是屬於少數族群,可想而知,三年級人數也是屈指可數。

雖然是少數,卻是菁英中的菁英。

他們都是從小就開始接觸各式各樣的詛咒,早已習慣每天與死亡打交道的日子。

 

教室的門被拉開,響亮的腳步聲傳入三人耳中,一位棕色短髮的男人走了進來,瀏海像是波浪般的有朝氣,他身穿如同教室中三人的衣服,一步一步走向講桌。

他睜大灰綠色的眼睛,仔細看著三個學生。

 

“歡迎你們回來!看到你們順利完成任務真是太好了!”這名男子毫無保留的綻放臉上的笑容,似乎是真心為三名學生感到高興。

“Karl,你是在賣甚麼關子?我敢打賭你接下來要派給我們比剛剛還要難上好幾倍的任務。”

 

在講桌前的這名男子是咒術高專的三年級導師──Karl Jacobs。

雖說是導師,實際上與三位年輕的學生年齡相仿,但因為特殊的術式及優異的表現,年紀輕輕便成為特級術師與挑起教育的大樑。

由於年紀相近,四人之間並無師生的隔閡,倒像是同齡人之間的互動。

 

“打賭?賭一罐可樂如何?”原本做完任務後昏昏欲睡的George聽到Sapnap的話立刻感興趣起來,想看看能不能趁機佔點Sapnap的便宜。

“鵝卵石。”Dream聽著兩人莫名開始的拌嘴,不禁在旁邊偷笑。

 

“OK,Guys,Sapnap猜得沒錯。恩德市的〝窗〞通報那裡出現了特級咒靈,需要你們去解決。”

“等等,你確定那個特級是我們能解決的嗎?”

“Karl,你可別想讓我們去白白送死啊。”

“黑曜石。”

Karl聞言後笑了幾聲,手背在背後在講台上來回踱步著。

 

“如果你們死掉的話,我還要處理你們的後事,多麻煩啊。所以放心,我保證那個特級是你們能處理的,畢竟祂還只是顆〝蛋〞啊。”

“蛋?”

“過不久可能就會孵化囉,建議你們趕緊出發吧!Quackity已經在外面等了喔。”說完,三人還愣在原地,Karl已從教室裡消失不見。

 

“可惡啊那個傢伙!每次都不把事情說清楚,自己就先溜走了!”Sapnap忿忿不平地垂了一下桌子後,離開座位站了起來。

“馬鈴薯!”Dream的反應亦然。

“Woah!兩位冷靜點,我先去一趟咒具室,我可不想只拿棒球棒去祓除特級,那太恐怖了。”

George說完以後就從座位上跳起來,蹦蹦跳跳的跑出教室。

 

 

Goerge推開咒具室的門,老舊的門發出“吱──”的一聲。

他蹲在地上翻找著裝滿各式各樣咒具的箱子。

“牛排刀?不對。洗澡的玩具鴨?這東西怎麼會在這裡?不對。額......”

 

“吱──”

身後傳出與進門時相同的聲音,George瞥了一眼。

“蘑菇湯?”

“Dreeeeeaaaaam,我需要你幫我決定要帶甚麼!斧頭?”

“黑曜石。”

“額......”

“三叉戟。”

“Dream,我沒有三叉戟──”正當George想反駁Dream的話,他才看到那人正把架子上的箱子搬到地上,裡面裝的是一把弩,以及數十支帶有強大咒力的箭矢。

弩上有金色的紋路,如同藤蔓似的在弩上蔓延,藤蔓的盡頭連接到了木質弩弓的中心,上頭寫著404,還隱約的反射著室內從窗戶透進來的光。

每一支箭矢前端的箭頭都銳利似劍,箭杆上也有和弓相似的金色紋路,尾端的羽毛都非常新,每一根都筆挺的豎立著,像是在歡迎George的使用。

 

“你要我帶上價值兩千萬美金的〝404〞?很好,如果它出了什麼事的話算你的鍋。”George撫摸著他最寶貴的咒具,確認長時間陳放在箱子中是否有對咒具造成什麼損傷。

“鵝卵石......黏土。”Dream翻了一個白眼,比了一下通往走廊的門。

“三叉戟。”

“好好好,我們走吧。”George右手拿起404,左手握著棒球棒,將存放箭矢的箭筒繫在腰上,躊躇滿志的對著Dream說。

 

 

“你們兩個也太慢了吧!還以為你們在咒具室談戀愛呢。”坐在車子後座最左邊的Sapnap發著牢騷,腳一邊抖著顯示他的不耐煩。

“What themaffin──”坐在最右邊的George決定要來給嘴賤的Sapnap一拳,而中間最高大的Dream默默把兩人隔開。

 

“Guys please──Shut up!我正在試著專心開車!”坐在駕駛座上,頭戴著有PUMA圖案針織帽的Quackity,不耐煩的操作著方向盤。

“信不信你們再吵,我就把你們丟在馬路邊自己走過去!”他轉頭對著後座大叫。

“黑曜石。”

“我同意Dream說的。”George雙臂交叉抱胸,靠在身旁的人身上。

“那他媽的是什麼意思?!”顯然Quackity今早已被他難搞的上司──Karl逼到幾乎要崩潰了。他猛踩油門,後座三人都順著慣性往椅子靠。

經過瘋狂的左彎右拐,三人十分慶幸自己能平安抵達恩德市。

 

四人都下了車,眼前是一座高大的廢棄大樓。

“由暗而出,比暗更黑,清淨污穢,祓除污穢......”Quackity豎起右手的食指與中指擺在胸前,一邊念出發動“帳”的咒語。

宛如一層黑布從天而降,蓋住了廢棄大樓的上空。

 

“好了小鬼們,我要閃了,等你們完成任務我再來接你們。”說完,Quackity頭也不回的踩著油門開車走人。

 

三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十分有默契地點了一下頭後往廢棄大樓走去。

推開有些老舊的大門,眼前並不是一棟建築物內該有的景色──漆黑的天空,蒼白的地板上還有許多裂痕,遠處矗立著十柱高低不同的暗紫色石柱,圍成一個圓形,圓的中央有座灰色石台,上方漂浮著一顆像是蛋一樣的深紫色橢圓球體,不斷地散發強大的咒力。

除了那顆“蛋”,周圍還有許多身體漆黑高大、手長腳長、眼睛如紫水晶閃亮、目測約一級的咒靈,以及老鼠般的身形、紫色的軀體、目測約三級的咒靈,祂們都像是在保護那顆“蛋”似的,在後者的周遭徘徊著。

 

三人回頭看了一眼,入口的門已經消失的不見蹤影。

“嘖,生得領域嗎?好像是那顆〝蛋〞創造的?”Sapnap將纏繞在他手臂上的黑色布條緩緩拆下,緊握在手中,做好戰鬥姿勢。

“我原本以為Karl口中說的〝蛋〞指的是咒胎,但好像不是這麼簡單的啊,似乎已經是特級咒靈,卻是〝蛋〞的型態?比想像中的棘手啊......”George冷靜地查看四周,一面分析著已知的情報。

“黏土。”Dream看著眼前許多咒靈的場景,手伸向口袋確認緩和喉嚨噴劑以及符紙都有帶上。

“走吧,趕緊收拾Karl丟給我們的爛攤子。”

“趕快祓除這些咒靈,回去的路上叫Quackity請客,吃到他破產!”

“我想吃牛排。”

“黏土黏土。”

 

三人邁開步伐向前衝,分別散開往不同的方向行動。

George快速移動到一塊巨大的白色岩石後,右手握著404的弩臂,左手推了一下眼鏡後,從腰間的箭筒中掏了一支箭,快速的拉緊弦。

發射。

充滿咒力的箭矢落在遠處的空地上。

目標約三公尺高的黑色咒靈突然不見了。

 

George愣了一下,祂剛剛不是在那裡嗎......?怎麼消失──

耳邊忽然傳來如野獸般的咆哮聲。

 

“⊣𝙹 ᔑ∴ᔑ||!! ”

 

George迅速轉身,拿起掛在腰上的球棒,朝不知何時瞬間移動到他身後的咒靈頭部揮擊。

咒靈的頭與身體分離,頭滾到不遠處Sapnap的腳下,紫色的眼睛緊盯著Sapnap。

祂張大嘴巴,發出咆哮。

 

“↸╎ᒷ──

 

Sapnap連看都沒看便一腳踩爛在地上垂死掙扎的咒靈。

“George小心點,這些一級會瞬間移動,而且對視線很敏感。”

“不過祂們的瞬間移動也不是萬能的。”

 

George重新分析眼前的咒靈,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後,將弩先重新上好弦。

 

他拿起球棒奔向咒靈,右腳用力蹬起,左手朝咒靈的頭部用力揮擊。

球棒並沒有傳來擊中目標的扎實感。

 

咒靈如George預期的瞬間移動到他身後。

5點鐘方向......!

 

George在空中轉身,他瞪大眼睛,將右手握著的404對準目標。

扣下弩機。

箭矢直直穿過咒靈的頭部。

 

George穩住身姿,輕巧的落地。

他回頭看了離“蛋”更近的地方,聚集著更多咒靈,嘆了一口氣。

這麼多這麼麻煩的咒靈啊......一定是場硬仗。

 

 

陸續又祓除幾隻咒靈後,George擦了擦頭上的汗,忽然感覺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蘑菇湯?”

“嗯,還行。”

“三叉戟。”Dream比了比不遠處的地上,有他用符紙圍成的一個圈。

 

那些符紙上有與Dream嘴上相同的符文,藉此增加Dream咒言的效力。

George馬上領會他的意思。他要George幫忙把咒靈集中到那個範圍之中。

 

 

Dream站在符紙陣旁等待,見到George從遠方奔來,身後跟著一大群憤怒的咒靈。

Dream不禁開始思考George是怎麼做到吸引如此多的咒靈,用美貌勾引嗎?

 

咒靈們進入符紙陣的範圍後,Dream拉下領子的拉鍊。

 

“壓扁吧。”

 

一整群的咒靈彷彿被巨大的岩石鎮壓,符紙陣內的咒靈全部如鐵鋁罐般輕易的被壓扁。

 

“咳咳咳──”即使有符紙的加持,Dream的喉嚨面對如此龐大數量的咒靈仍有些損傷,他趕緊拿出口袋裡的喉嚨噴劑。

 

在此同時,Sapnap朝他們兩人走來,雖然外表看起來也是有些傷,但大致上都無礙。

“你們做任務也要膩在一起就是了吧。”他不滿的插著腰看著這兩個咒術師。

“馬──鈴──咳咳咳──”

“Dream別再說話了。Sapnap你閉嘴吧,少耍嘴皮子了,該去解決那顆蛋了。”

 

 

“||𝙹⚍ ⊣⚍||ᓭ ↸╎↸ ⊣∷ᒷᔑℸ ̣  ⋮𝙹ʖ。”

“你們三個做得不錯嘛。”

 

三人腦中忽然響起不知來自何方的聲音。

聽不懂的語言,傳入腦中後卻忽然理解了。

“什麼......?”

“喲!不錯嘛,終於有可以溝通的咒靈了。”Sapnap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Wait,Sapnap。是那顆蛋,祂一直在看著我們......?”George握緊404和球棒,內心有種不祥的預感。

 

“||𝙹⚍ ∷ᒷᔑꖎꖎ|| ℸ ̣ ⍑╎リꖌ ℸ ̣ ⍑ᔑℸ ̣  ||𝙹⚍ ᓵᔑリʖᒷᔑℸ ̣  ᒲᒷ?”

“不過你們真以為你們能打倒我嗎?”

 

“⎓𝙹𝙹ꖎ╎ᓭ⍑。”

“真是愚蠢啊。”

 

三人面前暗紫色的蛋底部出現裂縫,慢慢延伸至整個表面,一塊塊的蛋殼逐漸剝落,淺紫色的光芒從中射出。

 

“退後!”George一聲下令,強大的衝擊波便襲面而來,他急忙舉起雙臂護住頭部。

他順著衝擊波向後翻滾了幾圈,所幸並無大礙。

“WHAT THE FUCK?!”身旁的Sapnap抬頭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禁破口大罵。

George順著他的視線向上看,一隻如飛機般龐大的黑色巨龍振著雙翅翱翔在空中,祂呼嘯而過地上三人的頭頂。

壓倒性的存在感壓迫著George,他跪倒在地,胸膛傳來不曾擁有過的緊迫,使他差點喘不過氣。

黑色巨龍停駐在四周其中一根特別高聳的暗紫色石柱。

 

“╎ℸ ̣ 'ᓭ ᓭ⍑𝙹∴ℸ ̣ ╎ᒲᒷ。”

“好戲才正要開始呢。”

 

“ꖎᒷℸ ̣ 'ᓭ ⍑ᔑ⍊ᒷ ᓭ𝙹ᒲᒷ ⎓⚍リ。”

“讓我來看看你們有多大的能耐吧。”

 

巨龍的嘴角上揚,彷彿在嘲笑著微不足道的渺小人類們。

“You wannaplay,huh?”Sapnap握緊手中的黑色布條。

“你知道被這些布條碰到會怎樣嗎?”Sapnap藉著咒力增強體能,跳上巨龍所在的石柱。“獄‧火‧操‧術。”Sapnap甩起手中的布條,有如自由操縱的溜溜球,狠狠的打在黑龍的鱗片上。

“我注入咒力在這布條上,只要它們碰到祢,來自地獄的火苗就會在你身上萌生。”Sapnap一面公開自己的術式,手中的攻擊也不曾停下來。

 

被布條掃過的地方有一絲絲的火苗竄出,Sapnap見狀後嘴角微微上揚,但剛竄出的火苗隨即熄滅,就好像未曾發生過一樣。

 

“ℸ ̣ ⍑ᒷ ⎓╎∷ᒷ ⎓∷𝙹ᒲ ⍑ᒷꖎꖎ?”

“來自地獄的火?”

 

“ꖎᒲᔑ������。”

“笑死我了。”

 

“╎'ᒲ ℸ ̣ ⍑ᒷ !¡∷ᒷᓭᒷリᓵᒷ 𝙹⎓ ᒷリ↸ᒷ∷,ℸ ̣ ⍑ᒷ !¡𝙹∴ᒷ∷ʖᒷ||𝙹リ↸ℸ ̣ ⍑ᒷ ⍑ᒷꖎꖎ。”

“我可是超越地獄的存在,終界的力量啊。”

 

黑龍輕鬆的振了一下翅膀,Sapnap彷彿受到大砲的衝擊,整個人向後飛直到撞上另一個石柱,背部傳來扎實的碰撞,他劇烈的咳出血來。

“Sapnap!”只見Sapnap的攻擊完全無效,George和Dream衝上前查看他的傷勢。

儘管自己感知不到咒力,光是那壓倒性的存在感和Dream臉上的表情,George就已經知道他們不可能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袚除眼前強大的咒靈。

“祂已經脫離〝蛋〞的型態,成為完全型態的特級了,我們是沒有勝算的。”George和Dream各自扶起Sapnap一邊的肩膀。

“黏土。”Dream用有些顫抖的嗓音回應,隨後嚥了一口口水。

“但是......Karl交代的任務......咳咳......”Sapnap再次咳出腥紅色的鮮血,血液順著他的嘴角流出。

“別管什麼Karl交代的任務了,他要我們祓除的是〝蛋〞型態的特級,眼前的狀況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了!”George要Sapnap認清眼前的事實,不要再妄想完成任務了。

就算已經就讀咒術高專三年了,面對強大的特級咒靈,死亡仍是如此靠近的事,儘管早就知道咒術師的工作就是狗屎,是必須要隨時面對死亡的事情,必要的時刻,他們還是懂得如何明哲保身。

因為他們知道會有更強大的人來處理。

“打從一開始,Karl就可以自己一人來祓除這些傢伙吧。”George有些不滿的咂著嘴。

“他應該是有什麼其他事要處理吧。”Sapnap想到Karl可能是為了搶購新上市的草莓蛋糕的畫面,不合時宜的咯咯笑了出來。

 

“ꖎᒷᔑ⍊ᒷ?”

“離開?”

 

“╎↸╎↸リ'ℸ ̣  ᔑꖎꖎ𝙹∴ ||𝙹⚍ ℸ ̣ 𝙹 ꖎᒷᔑ⍊ᒷ。”

“我可沒准許你們離開啊。”

 

巨龍的眼睛發出白色的光芒。

 

“↸𝙹ᒲᔑ╎リᒷ ̇/!¡ᔑリᓭ╎𝙹リ”

“領域展開”

 

“ᒷリ↸ꖎᒷᓭᓭ ⍊𝙹╎↸”

“無‧盡‧虛‧空”

 

倏忽間,George感受到巨龍身邊的地面正在崩裂,一直延伸至整個生得領域。

一片黑暗籠罩著George,他感覺到自己正不斷的下墜,彷彿墜入一個無底洞,只能永無止境的下墜。

啊,領域展開,我這是要死了嗎?George右手指腹摩娑著404,他背部朝下,臉望著黑的純粹、這個被特級咒靈創造出的空間。

 

George閉上眼,想不到這天還是到來了啊──

 

“AHHHH──

“你以為這招只有你會嗎?”

領域展開──

 

tbc.

【DreamNotFound】 BFF

*繁體字注意

*是看完小象組的《测试-我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吗?》後想的腦洞!那個測試真的是看幾遍都不會膩嗚嗚

*喜歡的話可以留下紅心藍手評論唷owo



──────────────────────────────────────────────

夜幕降臨,月亮緩緩升起,皎潔的月光像是一層薄紗,輕輕的撒在街上的每棟房子。

 

包括街角的酒吧。

 

 

服務生一邊熟練的調配著手中的飲品,一邊詢問著顧客需要甚麼。

 

George又再次灌下了一杯烈酒,濃烈的氣息在他的胃中翻騰著,使他一蹶不振的醉倒在吧檯前。

Dream向服務生點了一杯不含酒精的飲品後,把倒在吧檯上的人拎起來,往他左右臉頰輕輕的各搧了一掌。

眼前的醉漢緩緩的睜開眼睛,眼底充斥著複雜的情緒,眼角還泛著淚光,不管是眼角還是臉頰都紅通通的,在昏暗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是妖嬈。Dream壓下心中的雜念,放開了抓住的手。

 

碰──

 

George又再次的倒在吧檯上,一邊呢喃著「Dream......why......」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嗝!為甚麼她們嫌棄我,每一任都是如此......嗝!我以為她和她們會不一樣......Dream......」眼前是一位已經被甩了無數次的失戀醉漢,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哭訴著自己悲慘的遭遇。

Dream看著覺得心疼又覺得好笑,「你怎麼會問我啊,你要去問她啊。」他一手撐著頭,寵溺的看著George,淚水正在後者的眼眶中打轉。

George吃力的抬起頭,拿起手機滑了一下,隨後又洩氣的倒在桌上。

「她封鎖我了......她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乾脆去跟你的事業交往吧”。Dream......我該怎麼辦......」

 

 

這是Dream從小到大少數幾次看過George如此頹喪的模樣。

也有幾次是因為失戀,所以他對眼前的George並不感到特別擔心,倒是很樂意陪他一起坐在酒吧裡耗時間。

當然,還有幫他打發走那些上前搭訕的陪酒小姐。

 

他喝了一口手中的飲品,微微的酸甜停留在舌尖,Dream隨著氣息深深的陷入回憶中。

 

 

從小到大的摯友,不知何時從心中萌發的情愫,友誼悄悄的變了調。

這是Dream一直以來的秘密。

 

學校的同桌成了George牽手的對象,放學不再是一起回家的夥伴。起初,Dream以為心中的嫉妒只是因為好友的注意不再是自己,直到親手撕爛年輕小情侶間的情書才頓悟。

 

「Dream!What's wrong with you?!」看著蹲在地上撿拾碎片的George,Dream呆滯了幾秒,隨後便轉身落荒而逃。

他嘗試說服自己只不過是青春期的嫉妒,嫉妒那麼美好的George有女朋友。

於是接受了一直追求自己的女同學。

找了一個女朋友後,也不過就是從放學自己走回家,變成身邊有一個人嘮叨,分享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令Dream的頭痛更加強烈,她的笑聲甚至不如George的悅耳。

 

「Dream,你不快樂。」身旁的女孩停下腳步,「你不喜歡我,你的心思從來沒在我身上,如果你答應我的追求只不過是因為可憐我,那你聽著,我不需要你的可憐。」說完,女孩頭也不回,瀟灑的走了。

很好,我剛剛被我的第一任甩了。可是Dream並沒有感受到心痛,這是為甚麼呢?如果我的心思不在我的女友身上,那是在誰身上呢?

 

直到熱戀的情侶承受不住時間的考驗,「我們分手吧。」成為螢幕上最後一句對話,Dream心中的荒漠才獲得清泉的澆潤。

度過失戀的煎熬後,George重拾以往活力,兩人又回到一起上下學的時光。一切又會像從前一樣的,對吧?

某次放學,George笑著說:「你知道嗎?我現在覺得“女朋友”這種生物太難懂了,她們就像潮汐一樣善變,天啊!果然還是和BFF混最好了!」他用肩膀頂了一下Dream,後者有點勉強的扯了一個微笑。

 

如果是BFF,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待在他身邊了呢?

 

後來Dream再也沒有交往的對象,而George的後幾任也都在短短的幾個月後宣告終了。

看著George每次的交往歷程,Dream逐漸在心中找到平衡。他一點也不擔心那些人會搶走George,畢竟她們最後總會離開的,對吧?最終也都是成為George黑名單上的一員,再也不相往來。

 

 

Dream又喝了一口飲料,強行把自己從回憶中拉回到現實。

 

身旁的人仍趴在桌上,一邊低聲碎念著Dream聽不懂的話語。

說也奇怪,最近George交女朋友的次數愈來愈頻繁,這讓Dream有些不滿,可是他卻也沒有花多少時間陪伴她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和Dream通話。

這實在讓Dream搞不明白。

 

忽然,George抬起頭,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Dream。

「Dream......她在情人節前一天甩了我......我該怎麼辦......」

Dream吞了一口口水,盯著對方紅通通的臉蛋,有點半開玩笑的說:

You can be my valentine if you want.

 

空氣沉默了幾秒鐘。

沒有聽到預期的「I don't think so.」的回應,Dreame感到有點訝異。

George好像陷入沉思一般,張開了嘴想說點甚麼,卻又閉上了。

過了許久,他才啞著嗓子,含乎不清的說:

「那你會永遠陪在我身邊嗎?」

 

空氣中多了幾分曖昧,Dream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聲音有些顫抖。

「當然,以BFF的身分。」

「BFF?」

「是啊,Youknow,best friend forever,or......」不知道究竟是因為空氣中瀰漫的酒精氣息沖昏了Dream的頭,還是因為George那引人遐想的話語令Dream說出了一個不明所以的or。

「Or......what?」George十分勉強的睜開眼睛,在心中期盼著對方的回應。

 

「Boy friend forever

 

空氣再次陷入沉默。

我的天,我搞砸了。Dream雙手摀住臉,在心中哀嚎著,突然肩膀感到一股重量。

George雙手掛在Dream的肩上,圍繞著他的脖子。

他們兩人的距離是如此之近,Dream甚至能感受到George吐出的氣息,是帶有濃濃的酒味。

以及那如擂鼓般的劇烈心跳聲。

George抽出一隻手,沿著Dream的胸膛往上摸,最後來到了他的唇邊。

 

「I kinda like that.

 

Dream再也忍無可忍,兩人的嘴唇緊緊的貼在一起。就這樣,兩個年輕的靈魂交織在一起,宣洩著對彼此的感情。

 

午夜的鐘聲響起,正是日與日之間的交替。

 

一個令人迷亂的吻後,Dream扶著George的腰,輕聲的在他耳邊說:

「情人節快樂,Boy friend forever.」






恨自己詞彙量不足,寫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覺qwq

不管DNF是哪種BFF,希望他們都能永遠陪在彼此身邊嗚嗚

【DreamNotFound】異變 3

*繁體字注意

*超能力paro(? 設定來自 Alexandra Bracken的[黑暗心靈](Darkest Minds),有私設

*紅心藍手評論是我寫文的動力來源<3

上一篇

正文開始



──────────────────────────────────────────────

_

只要我們在一起,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對吧?

_

 

Clay雙眼緊盯著電腦螢幕,手上的動作卻不曾停下──不停的敲打鍵盤搜尋關鍵字詞,在各個電腦視窗間切換著。

George從廚房冰箱中拿了兩罐可樂後走進Clay的房間。

看到房間裡的人整張臉都快貼到螢幕上,George冷不防地將罐身還黏著小水珠的冰可樂貼到Clay的脖子上。

“What the f──George!”Clay渾身一顫,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哈──如何?有查到甚麼嗎?”George對自己的小惡作劇感到很滿意,將兩罐冰可樂放到電腦桌旁,順手拉了一張椅子坐在Clay的旁邊。

陽光穿過房間的窗戶輕輕的灑落在Clay的頭髮上,黃棕色頭髮的他顯得更加耀眼,眼前的男孩緩緩的深了一個懶腰,有點勉強的向George扯了一個笑容,他輕聲說道:

 

“嗯,要一起來看看嗎?”

“Sure.”

 

Clay移動滑鼠準備點擊畫面中的一條搜索結果──青春退化症調查中心官網。

鼠標在點擊之前愣住了,“青春退化症?他們就這樣叫它?我是說──這名字也太──”握住滑鼠的那隻手微微地顫抖著,George輕輕地握住他的手腕。

“Dream,just click it.”雙眼堅定的看著眼前有些動搖的男孩。他知道,Dream,不,不只是Dream,應該說是他們,都將面對難以理解的未來,青春退化症,這個未知的專有名詞,即將改變他們熟悉的世界,顛覆他們習慣的生活,是他們無法逃避的。

只有直視這荒謬的事件,才有辦法去面對它。

 

畫面正在載入中,Clay抿著嘴,無法想像自己將會看到甚麼訊息。Drista會有生命危險嗎?她會痊癒嗎?我是不是也會像她一樣......?George也會嗎──

《歡迎蒞臨青春退化症調查中心官網!》畫面中跳出大大的Welcome字樣。

“Wow!這就像是某個渡假村的官方網站。”George看著螢幕忍不住吐槽,Clay乾笑了一聲,點了一下寫著Next的箭頭。

兩人屏氣凝神的注視著網站,深怕漏掉了任何一個重要資訊。

 

 

自發性青春期急性神經退化症,簡稱青春退化症。

《近期的報導“孩童中出現超能力者”,本網站將澄清相關錯誤訊息,我們將此現象稱作青春退化症的症狀而患病孩童以下則稱為患者。》

《目前患者在一般12到18歲的孩童中佔的比例約為5%,數據仍持續上升中,請持續關注本網站已獲得最新資訊。》

《依目前的觀察資料,判定此病症並不會為患者帶來生命危險,但尚未釐清此症狀之源頭為何。》

《依循患者之症狀可分為下列五類(以下由危險程度之高到低排列)

橘印者:滲透其目標人物之思想,並加以操控。

紅印者:藉由身體來施放火焰。

黃印者:控制電力,包括電器產品的使用及控制。

藍印者:隔空移動目標物體。

綠印者:腦力提升,如智商大幅度增長、記憶力增強。

註:患者展現其症狀時,瞳孔會變成其類別對應顏色。

《能力表現方式因人而異,可透過訓練以提升能力。例:某綠印者病患原為計算能力增強,透過訓練,大腦可快速分析大量資訊獲得正確解答。》

 

《如發現家中孩子有任何異常,請連絡相關單位,我們會將患者送往集中營統一照顧,協助他們度過苦難。》

《為確保患者之人身安全,在尚未研發出治療方案前,患者都將待在集中營。》

《感謝您的配合,本單位才得以更快的查出這些事情的起因及處理方案。》

 

 

George讀完了網站的文章,緊繃的肩膀試著放鬆,卻只是徒勞,手心不斷冒出冷汗,他緩緩地靠向椅背,抬起手揉揉皺起的眉心,太陽穴隱隱作痛著。

Clay強忍著在胃中翻騰的噁心感,試著不讓自己吐出來,試著不去回想起自己今早在學校聽到的傳聞,試著不去將它與網站上的資訊做連結。

患者......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叫Drista?說的好像她很有病一樣......這又不是Drista願意的......而且她是活生生的人!不是甚麼供人研究的狗屁數據──”握著滑鼠的手顫抖著,他咬牙切齒地低聲怒吼著,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只能對著電腦無能的咆哮。

“DREAM!冷靜一點!至少我們知道......Drista是黃印者......對吧?”雖然嘴上叫對方冷靜,但深深掐進大腿中的指甲卻也暴露了自己的情緒。僅僅是5%,為何這種事會發生在Drista身上?

Clay瞄了一眼George,“George......我今天在學校聽到了一些傳聞,有人說他們會對送去的孩子進行不人道的實驗、勞動、折磨,我好擔心......他們會對Drista怎麼樣......”身邊的大人們沒有人願意提起這件事情,只是一味的相信政府單位的所作所為,虛偽參半的謠言在孩子們之前傳播著,暗藏在這之中的危險卻無人知曉。

George閉上眼睛,試圖不去想像Clay所說的畫面,“Dream.....我不知道。”

 

夕陽餘暉染紅了半邊天空,不祥的赤紅色潛藏在雲層之間,宛如未知的疾病蔓延著。

 

 

Clay打開了家門,無言地盯著面前瘋狂按門鈴的Nick。

“Dude!你們兩個就這樣翹課也不帶上我!”Nick雙手抱胸委屈的說。

“不不不,Sapnap,我是有請假的,Dream才是翹課的那個。”遠處的房間傳來George急忙澄清的聲音。

Clay和Nick一邊爭吵著關於翹課是否要帶上他的問題,一邊走進了Clay的房間,George正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似乎在想甚麼。

 

等到Nick也看完青春退化症調查中心官網的文章後,他深深地嘆了口氣。

Clay坐在床上,看了一眼躺在旁邊的George,“Guys,listen.我們來做個約定。”

坐在電腦中前的Nick挺直了身子,與George同時看向Clay。

“我一點都不信任那個集中營,所以,如果我們三個,有任何一個人......發病的話──當然如果沒有的話是最好的──我們都不要告訴其他人,Let's keep the secret.”語畢,頓時房間陷入一片寂靜。

“I'm not sure,Dream.如果能力爆走的話該怎麼辦?”Nick眼神在Clay與George之間游移,他能理解Dream說這些話的原因,但對於未知的疾病卻仍有所遲疑。

“等到那種事發生了再說吧!或許Dream只是害怕我們都有超能力而丟下他一個人呢!”George裝出一副「我好怕」的樣子,一邊怪理怪氣的說。他當然知道Dream是認真的,但是他實在受不了房間中如此沉悶的氣氛。

Nick和Clay看著George,隨後三人相視一笑,“對對對,你知道我不能沒有你們。所以說好了,集中營滾蛋,Dream team forever!

Clay抬起握拳的右手,三人開心的擊拳,無形中做了永恆的約定。

 

夕陽逐漸沒入地平線的一端,而另一端升起的月亮,為寧靜的夜晚拉開了帷幕。

 

 

George仍賴在Clay的床上,頭埋在枕頭中,左手摸了摸一旁的電腦桌。

“Dream,幫我拿我的手機。”“What's wrong with you?它就離你不到三步遠,自己拿啊──”Clay笑著看了一眼賴在床上的George,又繼續滑著自己的手機。

“Dream──Oh thanks.”“What──I didn't──”




原著設定是98%的青少年都會死亡,剩餘2%的會有超能力,但因為後期的劇情,就稍微整了一下設定owo


【DreamNotFound】異變 2

*繁體字注意

*超能力paro(? 設定來自 Alexandra Bracken的[黑暗心靈](Darkest Minds),有私設

*紅心藍手評論是我更新的動力<3

*上一篇說原本打算在文前稍稍說明[黑暗心靈]的設定,不過後來決定就解釋在文裡啦,所以這是一篇不用看過原著也看得懂的文喔owo

上一篇

正文開始



──────────────────────────────────────────────

_

美好的時光將被奪去,我們卻無能為力。

_

 

“我們尚未得知是何種原因造成孩子們的異變,專家們正往基因、環境方面調查中──”

“若發現孩子有相關症狀,請撥打以下專線,政府將全力協助治療孩子──”

 

 

“Dream──Dream──DREAM!”George抓著Clay的肩膀大聲呼喊著,他才回過神來,“Drista她──”聲音有些顫抖。

“Oh my GOD......Jonh!快叫救護車!還有──打專線!誰來──誰都好──救救Drista──”Rose臉色蒼白,額頭冒著冷汗,雙腿發軟得跌坐在地上,對於新聞的荒唐報導發生在自己孩子身上完全無法相信。

John聽了立刻拿起掛在牆上的電話“Rose你振作點......也許Drista她只是身體不太舒服而已──喂?你好,痾──我家孩子有些狀況──對,是的──”經過幾個問答的對話後,John如釋重負的掛上電話,“他說他們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天啊──上帝保佑──”

Clay仍扶著Drista的頭,而George輕輕的捏著Clay空下的另一隻手來試圖安撫他。

 

 

“先生,請在這裡簽名──是的,謝謝您的配合。”“你們會照顧好我的孩子,對吧?”Jonh簽下同意由政府單位照顧Drista的契約書後再三詢問著。

“是的,先生,我們會將她送往集中營,保證給予她最良好的治療環境。非常感謝,有您的配合,我們才能更快的查出這些事情的起因及處理方案。”身穿白色防護衣的工作人員熟練的說著安撫家長的話,而兩名醫護人員正用擔架將Drista護送至門外的救護車內。

“Oh......John......”Rose眼眶泛紅,對於女兒的狀況感到十分焦急,John摟著她的肩,一同望著即將開走的救護車。

Clay和George也站在門口前,看著救護車和政府單位的車子駛離,逐漸變成兩個小黑點並消失在視線中。

兩個內心充滿焦慮的大人先進了家門,留下兩個手足無措的男孩們在門外。

 

此時,住在對面的Nick衝出家門,完全不看路燈標誌,直接橫跨過馬路,奔往Clay家。

“HEY!WHAT THE HELL?!你們兩個先是同時下線,從通話中消失,然後一陣白光從你們家發出,接著是救護車和政府的車?你們家是瓦斯外洩了嗎?”Nick一連串的發問並沒有立刻得到回應。

“痾......Dream?George?”兩人的沉默令Nick感到十分不安。

“你們兩個打算就這樣保持沉默,跟我打啞謎嗎──不要再一直看著對方了!回答我的問──”“你有看到這陣子的新聞嗎?”Clay率先打破了他們之間的沉默。

“你是說那個明星出軌的?等等,不對,附近的加油站爆炸?還是你是說......那個簡直是鬼扯的甚麼超能力者?”Nick完全無法相信他所說的三則新聞能和眼前這兩人扯上甚麼關係。

Clay深深地嘆了口氣“Drista is one of them.”“Who?”

“Sapnap,她是個超能力者。”George將手放在Nick的肩膀上,雙眼直視著他說道。

 

 

度過了不平靜的周末,迎來了令人鬱悶的星期一。

上了一整天的課,George正在教室的座位上收拾著東西。

 

“筆記本、鉛筆盒、課本,Check──”“George──外面有人找你──”在教室門口的同學朝著他揮手,George聽到後便趕緊走出教室。

“Dream?你們初中應該還沒下課的啊?”見到門外竟然是Clay令George十分驚訝,Clay的頭髮十分凌亂,看起來就像是連夜趕路來找他的。

“哈──我翹掉了!我滿腦子都在想Drista的事,根本沒辦法專心上課。”“You WHAT?!”“Come on George!我知道你這節課是社團活動,請假一下沒關係的,跟我一起走回家!”你為甚麼把我的課表記的比我還要清楚啊,George不禁在心裡吐槽。不過畢竟Clay果然還只是個13歲的孩子,George這樣想著,只好有點無奈地答應他。

“Okay,fine──但你想先回家做甚麼?”

“查一下有關超能力者的事。”

 

 

George心不在焉地抬頭看了一眼呈現土黃色的紅綠燈標誌,正準備踏出一隻腳往前走。

“George!那是紅燈!”Clay連忙拉住正準備穿越馬路的他。

“Oh my god.我剛剛恍神了,我忘記在號誌上最上面的是紅燈了。”George對自己是紅綠色盲這件事實感到有點沮喪。

“That's fine.有我在這,我保證我會安全的護送你回家。”Clay溫柔的對著George說。有那麼一瞬間,George感覺到眼前這個男孩似乎成長了許多。

“噗──哈──我以為是我在護送你這個翹課的傢伙回家呢!你會翹課該不會是因為你的多動症又犯了?你有沒有乖乖吃藥啊?”一說完,眼前的男孩似乎又原形畢露,剛剛的成熟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彆扭得不敢直視George的模樣。

“一部分也是因為擔心Drista啊──發生了那種事,誰還有辦法繼續上課啊。”

Clay不敢迎上他的目光,一直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而且......我真的不喜歡吃那個藥......”Clay的聲音越說越小,儘管還沒說完,George也已經理解了,於是嘆了口氣的摸了摸他的頭。

眼前的男孩僅僅比他矮了幾公分,不過George深信未來Clay一定會長得比他還要高得許多,畢竟男孩還在成長中,而且看了John和Rose的身高,Clay必定也有良好的基因。

George抬頭看著紅綠燈標誌最上方的土黃色燈光轉變為最下方的灰黃色燈光。“好啦,我知道。走吧──回家。”





這篇大概算是DNF男孩的日常,之後的篇章大概就看不到這樣的溫馨日常啦


【DreamNotFound】異變 1

*繁體字注意

*以前都是嗑糧的,第一次寫同人文有點小緊張,希望不要太嚴苛qwq

*喜歡的話可以給我紅心藍手評論嗎<3

*超能力paro(? 設定來自 Alexandra Bracken的[黑暗心靈](Darkest Minds),有私設

*年齡、他們父母的名字皆為私設

*小學生文筆

*不定期更新

正文開始



──────────────────────────────────────────────

_

沒有人知道這場變異是從何開始。

_

 

“啊───Dream!!Stop killing me! ”一陣尖銳的叫聲劃破了社區的寧靜,隨之而來的是如燒開水般的笑聲。

“哈───Oh come here George!!”

 

“Boys,麻煩你們安靜點,我跟你爸正在看新聞。”Rose對著噪音來源的房間喊了一聲,男孩們卻仍嘻嘻哈哈打鬧著。

 

“真是兩個熊孩子啊─”John嘆了口氣,“不過這樣也挺好的,自從接了George一起來住後,Clay每天都很開心呢。”“噗──確實呢,但Drista對此很不滿呢。”Rose想起George總是欺負比他小四歲的Drista,而身為哥哥的Clay不但沒有阻止,還在一旁大笑,便不禁搖了搖頭。

 

 

George一家原本住在英國,後來因為父母工作關係決定搬到美國,又因為時常要出差,為了提供給孩子良好又穩定的成長環境,決定將George交給交情十分要好的Clay一家照顧。

想當然,兩個相差三歲的13與16歲的男孩便順理成章的成為最要好的玩伴。

 

“Hey guys!Stop killing each other!”除了Clay和George平常會玩一起玩線上遊戲外,還有住在Clay家對面的Nick一家。

“Sapnap!叫Dream不要再砍我了!”Sapnap是11歲的Nick的乳名,而Dream則是Clay的,三個從小就認識的男孩們,相較於叫彼此的本名,乳名更是他們所熟悉的暱稱。

 

 

今天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一天,純白的雲朵在天空中自在的飄著,像是沒有煩惱的孩子在玩耍似的。一如往常的,Clay、George、Nick開啟電腦、加入通話,準備一同將周末整個下午的時間全投入在遊戲中。

“George!你太強了!你居然編寫出了這個!”Clay驚嘆著George的編碼技術,暗自在內心發誓自己到了和George一樣的歲數時,一定要寫出比他更厲害的程式碼。

“Gogy!Poggggg!”在George的電腦畫面中,Nick的角色不停的在他面前揮手,顯示出了Nick的激動。

“實際上呢,這只花了我一小時的時間。”George自得意滿的說著。“No you didn't,我前幾天才看到你半夜房間的燈是亮的,你絕對是在熬夜寫程式。”Clay立刻戳破了這個謊言,George立刻用他的角色打了Dream,不停地狡辯著。

 

就在男孩們玩得正開心時,George房間的燈忽然熄滅了,隨後是電腦關機、冷氣停止運轉。

 

一切突然變得十分安靜,房間內只有窗外透進來的光。

 

“痾......Dreeeeeam?”他打開了房門,一邊看向在對面的Clay的房間,一邊拉長音呼喊著。

“What the f─”Clay打開房門,焦躁地搔著頭髮,從略微昏暗的房間走出。兩人看著彼此的臉面面相覷。

“跳電了?”“應該是吧。”忽然一陣如雷聲般的的巨聲響起,連接到客廳的走廊發出一陣白光,倏忽即逝,卻令兩人覺得十分刺眼。

“WHAT?!”兩人一口同聲地說道,便連忙跑過走廊趕向客廳。

 

客廳的電燈閃爍不定,電視閃爍著收訊不良的畫面,插座的地方甚至爆出些微的火花。

在忽明忽滅的客廳中,Clay看見了跌坐在沙發前的Drista。“Drista!”出於哥哥對妹妹的保護,Clay越過門框想進入混亂的客廳中央將妹妹脫離危險之地。

“WAIT!Dream!她看起來不太對勁。 ”在Clay身後的George急忙拉住他。

“WHAT DO YOU MEAN?!她現在正被一堆火花包圍!我得去救她!”正當Clay試圖掙脫George時,Drista緩緩的轉過頭來望向他們。

 

她的瞳孔呈現不自然的亮黃色。

“Help me,plese......”她虛弱且帶著哭腔的說。

 

隨後便倒在地上。

客廳瞬間恢復寧靜,電燈閃爍幾下後便恢復正常,插座不再爆出火光。

一切就好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

 

“DRISTA!!!”Clay和George立刻衝上前去查看Drista,Clay將Drista的頭扶起,Georger檢查了她的呼吸以及脈搏狀況。

“她......昏過去了......”George不安的說著。“WHAT THE FUCK WAS THAT?!”Clay激動地大喊著。

 

“發生甚麼事了?!”John和Rose兩人衝下樓梯,急忙趕到客廳。

“Drista她──”這當George準備解釋剛剛的狀況時,原本還閃爍不定的電視恢復了畫面,稍早前John和Rose在看的新聞恰好又重播了一次──

 

“奇怪的現象發生在極少數的孩子們身上,科學家們正在積極的調查相關的事件──”

“目前都是12歲到18歲之間才有出現相關情形,正進一步的調查中──”

“很顯然的,這些異能者對未來勢必有重大的影響──”